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松涛的博客(王昌涛)

骏马铁蹄三千里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松涛,原名王昌涛。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,泰安市作协会员。作品曾在<常青藤>,<泰国中华日报>,<杯水诗刊>,<长江诗歌报>,<新文学>,<泰山文化>等发表诗歌,散文,散文诗,小小说等。有诗入<千人诗歌>精华卷。

原创:"革命"  

2013-03-29 20:31:28|  分类: 小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大多数人在被后都叫柳首富瘪三,只有少数人称他三寸皮。无论是称他瘪三还是三寸皮,都是一个矮子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柳厂长因为个子矮,曾多次诅咒过自己的父母,然而,这种残疾基因是无法改变的。不过,柳厂长相信只要吃好东西,四十岁的身体也许会长高点。为了这个能长高的信念,他开始大吃大喝。
        吃喝当然不能花自己的钱,柳首富坐在厂长的位置上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场改变身高的"革命"在百十号人中开始了.......
        一年内,百十号人基本上都请过他了,身子不但没长一点,反而让发胖的身子显得他更矮了,头发也开始脱落,整体看上去像个球。他开始有些怨气,怨谁呢?还有几个老滑头装聋作哑,就差他们的油水了。
        砰!砰!砰!有人在上班时间小心翼翼地敲他办公室的门。"谁"?柳厂长抽着中华香烟懒洋洋地问道。"是我,柳厂长"。一个沙哑中年男人的声音回道。"进来吧"!柳厂长不舒服地吼道。
       小心翼翼走进来的是本厂的梨木。梨木从衣兜里掏出两盒"泰山"香烟,放在他办公桌上轻声说:"柳厂长,家里打来电话说小孩病了,让我赶急回去一趟"。柳厂长眯着鼠眼没有吭声,梨木把两盒香烟往他面前推了推,站在一旁候着。
        寂静的时间在办公室里走着......
        终于,柳厂长哼出声来。"这是上班时间,不准请假"。梨木一听,心跳顿然停止,脸上也开始有些焦躁。"厂长,您行行好,让我回去一趟吧"?柳厂长捏灭了半截香烟训道:"这不是行好的问题,矿上有制度,厂里有规定"。说完拉下一张猪脸,又点燃了一支中华香烟吐着烟圈......
        梨木开始反思,他想起前几天柳厂长用酒话敲打过他,但是,他偏偏不是省油灯。想到这里,梨木有些恨,但又不敢在权力面前发作,只好又低三下四求道:柳厂长,您知道我家庭困难,有些方面对不住您,请您大人有大量"。"你放屁,什么叫对住对不住"。柳厂长突然从旋转掎上站起来。然后脸上像抹了杀猪血一般,拍了拍办公桌又吼道:"你滚,滚出去"。
几声吼叫差点把梨木吓倒,梨木身子抖动了一下,站在原地没动。因为他清楚,如果今天的班不要了,那么矿上发的全年奖和福利就泡汤了。想起这些,他稳了稳神说:"我想起来了,前天我外甥给我带来两瓶茅台酒,我舍不得喝,抽空请您去尝尝"?
        这句半真半假的话还真起作用。柳厂长坐下肥胖的身子,用手敲着桌子说:"你是咱厂的老伙计了,有些事呢,你应该明白"。"明白,明白"。梨木连声应和着......
       总算是把假请下来了。梨木走出柳厂长办公室,扭扭头吐了一口臭痰。
       转眼两天过去了,柳厂长见梨木没表现,心里犯嘀咕,莫非让这个老滑头耍弄了?这天早上柳厂长点完出勤名单,故意把梨木留下翻着白眼假惺惺地问:"你孩子的病好了吗"?"托厂长的福,打了一针就好了"。梨木笑眯眯的回答。然后梨木很诚恳地问柳厂长:"今晚上您有空吗"?柳厂长点了一支中华牌香烟:"再忙也要去庆祝孩子康复吗"。
        五点是厂子下班时间。下班后的梨木没有回家,马上拨打手机叫了一辆轿车,停在厂部门口。
       开车的也不是外人,此人姓照,同样也是厂里的老滑头。坐在后排座的柳厂长望着老照开车的姿势,心里有点不舒服。因为老照除了滑头外,还有点仗义性格。无论柳厂长心里是怎样不舒服,人已坐在了飞跑的小车内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会儿工夫,老照把小车停在了新城最高级的饭店。柳厂长一下车,抬头一看是家很有档次的饭店,心中的疑虑马上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  宽敞的房间,迷人的灯光,漂亮的服务员,精致的桌椅。这一切都表明梨木这次是真放血了。柳厂长坐在舒服的椅子上,感受着浪漫气氛,脸上感觉很有光彩,就连前秃的窄额也闪闪发光。他呷了一口香茶,笑了,在心中美美地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"请先生点菜"?漂亮的女服务员笑眯眯地拿着菜单问柳首富。吃什么呢?他抓住女服务员的手,假装看菜单.......
        "先生,请您点菜"?女服务员还是笑眯眯地,强忍住被他抓痛的手问。的确,在他的心里,什么山珍海味,什么飞禽走兽,都吃腻了。他想吃"那个........"。
        坐在一旁的老照看出了柳厂长的心思,拿过菜单对女服务员说:"厂长有点不好意思,我来点"。说着便在菜单上点了几个上等菜。打发走了女服务员,老照对一旁的梨木说:"这个饭店不允许自备酒,你的两瓶好酒看来喝不上了"。梨木会意地答道:"所以放在你车里没拿上来"。梨木喝了口茶对柳厂长说:"那两瓶酒您一后喝,今晚咱喝"五粮液吧"?柳首富听了心中那个乐。心想,老滑头呀!老滑头,你小子终于会办事了。
        酒过三杯,柳首富已是红光满面了。他痴望着身边的两个漂亮女服务员,加之梨木和老照的殷勤热语,他有些忘乎所以,嘴角流着油的他用半结巴(平时他就吐字不清)的语气,高谈阔论起权力的价值来.......
       柳首富眉飞色舞地表演着,梨木和老照恭维地听着,很快,二斤五粮液就喝了个底朝天。
这时,柳首富已经醉了.......
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晨,柳首富感觉有点疲倦,不过,昨夜那浪漫幻觉,还香留在心头。他用凉水冲了冲半秃的头,精神头又上来了,心想,昨夜那场酒菜,少说也得让梨木花掉大半个月的工资。他抽着中华香烟得意洋洋地对着镜子里的猪嘴脸说:"这就是权力革命"。
       中午快下班时,梨木和老照来到柳厂长办公室。柳首富还以为是来给他送那两瓶茅台酒呢,不过,他见梨木和老照两手空空,脸色也很严肃。就不痛快地问:"有事吗"?"有,还是大事"!柳首富听了他俩同声回答,心一惊,连忙软了口气问:"什么大事"?"昨天晚上你摸了女服务员,人家经理打来电话说是要报警,你说咋办"?
        这时的柳首富真有些怕了。他知道,如果真报警,矿纪委恳定找他,弄不好连厂长也得免了。他越想越怕,脸上冒出豆大冷汗。梨木和老照一看机会成熟,对柳首富说:"厂长你也别急,事还有办法解决"。柳首富听了就知道要用钱摆平了,因为,他上个月嫖娼时被公安局人员抓获,硬生生交了七千元。
        "对方要多少"?柳首富鼓着眼珠子惊恐地问。梨木和老照会意地对视了一眼,对柳首富说:"得这个数"。说完,一个人伸出一只手。"一万呀"?柳首富瘫痪在地
        梨木和老照拿着厚厚的一沓人民币商议道:"这钱除去昨晚饭店花掉的千元,剩下的送给有病的老藏吧"。说完两人心地笑起来:"这回咱革了权力的命。

2013.03.29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8)| 评论(2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